现金贷与“威尼斯商人”
分类:产品运营 热度:

不久前,趣店成功登陆纽交所,成为今年美国第四大和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第一大IPO。然而,风光往往伴随着风波。围绕着趣店主营业务——现金贷,两种针锋相对的立场开始出现:反对者认为现金贷的本质就是高利贷,直斥其“嗜血”;赞成者则把现金贷看做穷人的生意,它能令世界更美好。面对这场至今尚未止歇,反而愈演愈烈的风波,不如暂且跳出当下,从历史的视野,去看看传统的争论和智慧,不免别有一番趣味。

《威尼斯商人》的故事

1597年,莎翁的喜剧《威尼斯商人》首映。这场妇孺皆知的戏剧刻画了犹太商人夏洛克(Shylock)的经典形象。夏洛克有两大罪状,一是作为高利贷者,贪得无厌;二是作为催债者,冷血无情。

但正如现金贷,也有人主张夏洛克毕竟解决了安东尼奥(Antonio)的燃眉之急,这是因为安东尼奥信用虽然不错,但“资产不稳定”,拥有的几艘商船都在万里之外,风险难以估量。没有夏洛克,3000块钱根本无从筹措。而最有力的翻案作者,莫过于三百年后的德国法学家耶林。在《为权利而斗争》的演讲中,耶林为之大鸣不平:“真理无论何地都是真理。……夏洛克道出的台词是被侵害的感情超越时代和国家差别的内心独白,权利归根结底是权利,这一认识牢不可破。他所代言的不是他个人的事,也包括法律在内,表明他的精神高尚和庄重”。在耶林的眼中,夏洛克绝不是猥琐、油腻的中年奸商,在说出:“我要求法律——我有证据在手”之时,他简直就是威风凛凛的英雄。显然,耶林是站在法学家的立场上,为借贷合同所赋予夏洛克的权利疾呼,因为他相信“契约就是当事人间的法律”。

然而,普罗大众并非法学家,他们习惯于表象判断——要割下别人一磅肉的肯定算不得好人。由此,《威尼斯商人》提出了和现金贷一样的难题:高利贷是否正当?

高利贷管制的行为经济学逻辑

早在1816年,英国哲学家边沁就在《为高利贷辩护》(Defense of Usury)一书中批评了管制高利贷的理由。首先,既然双方都出于自愿,为什么法律要管制借贷双方自愿设定的利率?为什么非金钱借贷的交易中法律不管制?比如低价买入房屋再高价卖出?为什么法律不禁止收取过低——比如低于5%——的利息?其次,即便要管制,可到底什么利率水平是适当的呢?传统上,对边沁质疑的解答一般是“仁爱和互助”(基督教)、“以义取利”(儒家)以及“保护弱者”(经济民主),至于利率水平则完全是主观和灵活的。这些充满伦理道义色彩的回应并不能让市场主义者——比如把收取高息的典当行称为“穷人企业”的人满意。或许,我们可以另辟蹊径地思考这一问题。

经济学家很早就发现,在把当下的收益或成本与未来做比较时,因为预测能力的欠缺,人们往往高估当期的收益而低估未来的成本,或者反过来,高估当前的成本而低估未来的收益,皆因我们更喜欢近在眼前的满足感,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理查德•塞勒将这种现象称为“现时偏见”(present bias)。一个家里屋顶漏雨却从不修理的农民就是最好的注脚:“下雨的时候,他无法让屋顶不漏雨;而天晴的时候,屋顶根本不漏雨。”不仅如此,由于高利贷的大多数借款人是穷人,财富、信息、机会的普遍匮乏,使他们不自觉地陷入“稀缺心态”和“隧道视野”:只能专注于当前最急迫的财务危机,而忽略了所有其他事物——比如高昂的利息。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结果往往让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,最终超越了得失均衡的边界。

上一篇:国债市场近期为何显著下跌? 下一篇:中国收紧对中外合办大学的政治控制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